记者深扒广州高鹰代孕卖卵黑色交易,供卵女孩任君选!

记者在网上检索发现,除了广州,在北京、武汉、上海等大城市,都有代孕机构在隐秘开展活动的报道。

出卖卵子的女孩大多在20岁左右,其中不乏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身影。有的卖卵者说,自己卖卵为了还信用卡,还有一名卖卵者表示,大学毕业后想创业,所以就想来挣点钱。

广州一家高鹰代孕中介表示,做代孕包生男孩的话,比较残忍,一旦是女孩,就得采取人流。他们有个客户做了4次,第五次才是男孩,脸都发绿了。

做代孕和卖卵,又会对身体造成哪些危害呢?

专家告诉记者,人类辅助生殖技术,是指运用医学技术和方法对配子、合子、胚胎进行人工操作,以达到受孕为目的的技术,分为人工授精和体外受精-胚胎移植技术及其各种衍生技术。

其中,体外受精-胚胎移植技术及其各种衍生技术,是指从女性体内取出卵子,在器皿内培养后,加入经过技术处理的精子,待卵子受精后,继续培养,最后再转移到子宫内着床,发育成胎儿,直至分娩的过程。

与上面这种技术不同,代孕中,通过体外受精培养形成的早期胚胎,会被放到第三方的子宫里,也就是所谓的“借肚子”。

记者通过朋友介绍,认识了一位广州代孕妈妈,经过记者的多番努力,她终于愿意在保证隐私的情况下为记者自述自己的代孕经历。

2017年3月底,小陈顺利产下一名女孩。去年,为了供养两个妹妹上大学,小陈来到上海,找到广州高鹰一家代孕中介,通过移植胚胎,为别人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,得到了20多万元的报酬。

小陈来自贵州的深山区,父母年纪大,身体不太好,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在上大学。2012年,小陈在山东上完大学后,便在当地的一家公司打工,做文员的收入也比较稳定,每月能拿到4000多元。2016年,小陈的父亲在工地上干活出了事故,失去了劳动能力,家庭的负担一下压到小陈身上。

而小陈的两个妹妹都已经上了大学,一个大二,一个大三,家里每月的开销都要一万多元。当时急需钱的小陈,在网上看到了“代孕”的信息,并决定辞职,去广州试一试。

按照合同规定,小陈的代孕总费用约为20万元,分四次结付,其中,每月还有固定的2000元“工资”。

始至终,“代孕”这件事儿,小陈没有对外人说起过,只有她的一个妹妹知道。谈起那个曾在小陈肚子中呆过的“女孩”,她觉得跟她没有任何关系。在她看来,通过“代孕”,那个不能生育的夫妇得到了想要的孩子,而她自己得到了所需要的一笔钱,大家只是各取所需。如果将来需要钱,她可能还会选择这条路。

前段时间,那个女孩出院被对方抱走的时候,对方出于感激,还专门给她封了5000元的红包。

讲到自己这一段经历,小陈觉得虽然很痛苦,但是能够赚钱帮助家人,也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情。对于此,记者思考的更多的是,如何有效规范的引导代孕产业,才是社会应该关注的事情。

热词搜索: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文章
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