矢志不渝战日寇——访随县安居镇抗战老兵林支荪 - 随县 - 随州|楚北网_随州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络媒体_鄂北第一网

矢志不渝战日寇——访随县安居镇抗战老兵林支荪

湖北医药学院志愿者看望病中的林支荪老先生。(记者 周强 摄)

近日,记者和参加暑期社会实践的湖北医药学院志愿者们一行,来到随州市中心医院,看望了在医院住院的随县安居镇抗战老兵林支荪。得知大家来意,正躺着输液的老人坚持自己坐起来,并在孙子的陪同下,回忆起抗日战争年代的那一幕幕往事。

这是一位曾经参加过淞沪会战、台儿庄战役、武汉会战等多次著名抗日大会战的老兵,历经磨难,九死一生,用自己的鲜血和青春谱写了一曲反侵略的壮歌。

A 四岁丧父 孤苦无依独自生活

“我爷爷出生于1920年,太爷爷去世时,爷爷才四岁。”林支荪的孙子林邦钧向大家介绍。而林邦钧所说的“太爷爷”正是林支荪的父亲,林翼支先生。

据《随州安居志》记载:林翼支,号增辉,随县安居镇安居下街人。1903年,林翼支入武昌普通学堂,不久到保定陆军速成学堂就读,毕业后在湖北新军四十二标二营任排长,驻扎汉口并参加了“文学社”,为营代表。武昌起义时被汉口、汉阳方面革命党人拥为特别干事员、前敌总指挥。湖北军政府成立后任民军第二标统带。10月19日升任混成协统领兼前敌总指挥;28日在指挥武汉黄家庙战斗中失败,逃回随县,再次举兵反清。

1918年5月,随县保卫团成立,林翼支任团长,与襄阳镇守使黎天才共谋“荆襄独立”,进攻汉口。1923年安居保卫团成立,林翼支任团董,因秉性刚直,为豪绅所不满,被诬告“明剿匪,暗通匪”。北洋军阀曹锟、吴佩孚令湖北督军兼省长萧耀南,派湖北第一混成旅旅长孙建业于1924年3月将林翼支枪杀于随县西门外。1926年,北伐革命军收复随县,随枣团防总局为林翼支举行隆重葬礼,重藏其遗骸,黎元洪特从天津送来“干莫摧锋”挽词。

“过了三年,太奶奶也过世了,爷爷从此就成了孤儿。”林邦钧说道。随后,林支荪孤苦无依独自生活。他在作坊做帮工、做学徒,到16岁就去当了兵。

B 少年从军 亲历多次抗日会战

1936年,16岁的林支荪从军,编入武汉卫戍司令部第13师,师属炮兵营三连,驻地黄冈。1937年抗战爆发后,林支荪所在的部队奉命开往上海。

“1937年9月26日,我们部队在黄冈开欢送会,连夜乘坐"岳阳丸号"轮船,从黄冈出发开赴上海前线,参加淞沪抗战。夜晚船到南京,一架马灯引路,下跳板就上火车,到苏州天亮,才看到欢迎的人群。”林老回忆道。

“我们部队是夜晚行军,从苏州步行到达上海前线,汽车也不开灯。”林老说,到达战场驻地后,战士们的生活很艰苦,没有菜,只能用冷水泡饭,但大家顽强地坚持了下来。

当时,林支荪是炮兵观测员,“在上海作战,我们的炮打不到敌人的炮。因为我们的炮射程太短,最长射程4000米,有效射程在3000米以内。”林老所属炮兵营,配合步兵,打击敌人。在坚守阵地3周后,部队因损失过重撤出战斗。据林老回忆,原本一万多人的部队集合时不到600人,其中炮兵占一半。

1938年5月,林支荪跟随部队调动,辗转行军八、九个省,参加台儿庄战斗。他所在的部队属于机动部队,在团城、沂县一带四处调动,主要是进攻诸城。

1938年10月,林支荪所在的部队回师武汉,参加武汉会战。出城作战的时候,武胜关就在埋炸药,准备炸路炸城,阻击敌人。随后,林支荪在柳林参加阻击战,山炮连作战一天,然后奉命撤退,并将武胜关附近道路炸毁。

林老回忆道,撤出武汉会战后,部队到了湖南常宁驻防。去湖南的时候,正值长沙大火,火烧了3天3夜,过不去。随后,为了支援部队在南宁与日军作战,他所属的部队在潜江投入到反攻武汉的战斗中,在聂家场攻打敌人据点,以“围魏救赵”。

C 九死一生 誓将日寇赶出中国

在多年的抗日战争中,林支荪早将生死置之度外,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那就是一定要将侵略者赶出中国。

“记得有一次,部队在狙击敌人时,自己正在进行观测。一个战友突然将自己拽倒,并提醒自己小心敌人瞄准,卧倒后就有日本人的子弹在头顶穿过。”这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让林老记忆深刻。

台儿庄战役后,部队被敌人反包围。林老回忆,当时接到命令把大炮就地掩埋,士兵准备做饭时,敌人的坦克车突然就进村了,部队把骡马都扔掉了,只得四散逃了。

“我们观测班一起逃出的6个炮兵都穿着军装,只有一条马枪,跑到安徽八里集,情况十分危急。直到快天黑的时候,遇到贵州部队的一个旅长,旅长把我们组织起来一起突围,到安徽的凤台,才算安全。随后,我们从凤台出发,白天沿路寻找部队的告示,晚上在野地里露宿。”林老回忆道。

“还有一次,我也是死里逃生。”林老回忆,那是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,他找了个16岁的小向导带路去探查情况,走到一个街口附近发现情况不对,原来同信镇(音)已经被敌人占领,他便赶紧往回跑,但还是被敌人发现,“还记得身后枪响两声,但幸运的是自己没有被打中。”

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战死异乡,他说:“我死了也就跟他们一样,想到这里我哭了好几次,那时我就想,若我战死了,埋葬时,请让我看着家的方向。”

1943年,林支荪父亲的挚友罗宣祉感念亡友恩情,将林支荪从部队找回,把女儿许配给林支荪。林支荪因婚假回乡,后来因战事未归队。然后,回到家乡的林支荪就一直在烈山中学做后勤工作。解放后,林支荪参加了统一的教师招考,被分配到新街小学当上了一名人民老师。后来,历经磨难,林支荪一家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“如今国家这么富强,想起当年和鬼子打仗的时候,无比艰难。现在的人民是多么幸福!我们在享受幸福的时候,一定要牢记历史。”林支荪老人感慨地说。

热词搜索: 安居镇 日寇 老兵

[责任编辑:王畅]

相关文章

最新推荐